你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>>行業(yè)相關(guān)>>行業(yè)動(dòng)向 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國工程師的印象

   在世界上的許多國家,工程師都是一個(gè)受人尊敬的行業(yè),之所以受人尊敬,是因為不是誰(shuí)都可以從事這個(gè)行業(yè)的,即使你能作老板,也不見(jiàn)得能作工程師。工程師的行業(yè)充滿(mǎn)著(zhù)極大的挑戰,它需要靈感、智慧、瞬間的靈光一現和關(guān)鍵時(shí)候所體現出來(lái)的勇氣,當一個(gè)國家擁有一批這樣的無(wú)敵工程師的時(shí)候,這個(gè)國家就是一個(gè)無(wú)敵的國家,誰(shuí)都不敢輕易招惹它,否則就要挨揍!
   那天,翻一本舊畫(huà)冊,從里面翻出一張尺寸很多的合影照片,攝于加鋼技術(shù)公司。那時(shí)的加鋼技術(shù)公司還在漢密爾頓,早上起來(lái),在伊利湖邊散步,看太陽(yáng)從無(wú)際的湖面冉冉升起,感到十分的愜意。仔細地想一想,那次是去談熱帶軋機的板卷箱項目,當時(shí),板卷箱的第一代人都還在。
   回想那時(shí)的人生感受,心中有一絲的溫暖,那時(shí)的很多時(shí)候,在一大幫人里還是最小的,可以作全線(xiàn)最復雜的項目。
加拿大的工程技術(shù)公司比美國同類(lèi)公司要講究,環(huán)境好,人也不顯得特別匆忙,屬典型的英式格調,雖然收入略低于美國公司,但人心穩定,也沒(méi)見(jiàn)誰(shuí)整天想逃往美國公司好多掙點(diǎn)錢(qián)。
   加拿大的工程師的穿著(zhù)非常得體與講究,英式的虛偽格調是看人先看袖口,一眼望到人家的袖口馬上就能感到什么叫慚愧,歷時(shí)就得學(xué)美國佬把袖口挽起來(lái),以示人生的隨意。
   加鋼技術(shù)公司以后被賣(mài)給了HATCH 工程公司,搬到了密西沙加,一個(gè)新的華人移民聚居的工業(yè)小鎮。等我再到密西沙加的加鋼技術(shù)公司辦事的時(shí)候,已經(jīng)感到自己完全長(cháng)大了。
   中國的工程師很少有講究的,早年我剛工作的時(shí)候,在一些大的機構里見(jiàn)到過(guò)幾個(gè)有了些年紀,挺講究的工程師,聽(tīng)別人說(shuō),那是舊時(shí)代的遺留產(chǎn)物,據說(shuō)當年的薪水數能?chē)樦?zhù)大家,隨便可以在京城買(mǎi)個(gè)四合院住住,一人可以養活全家上下幾十口老小。
   說(shuō)中國工程師的不講究,世界有名,即時(shí)是再大的設計院,到了夏天,也隨處可見(jiàn)穿著(zhù)大背心和大褲衩上班的工程師,鄙人就是這樣的典型代表。即使同伴認為有什么不同的話(huà),也不過(guò)就是大背心和大褲衩是外國人縫的,除此以外再無(wú)區別。
   有一年,總公司成立了一個(gè)講究的新單位,大家整天要見(jiàn)洋人,領(lǐng)導突發(fā)奇想要大家打領(lǐng)帶上班,一時(shí)成為笑談,結果自然是不了了之。洋人來(lái)了就打上領(lǐng)帶成了一種應付的手段。

   在國外,工程師是不屬于市井人群的,一般不會(huì )住在藍領(lǐng)社區(沒(méi)有瞧不起無(wú)產(chǎn)階級的意思,藍領(lǐng)也可以是富人,也可以不是無(wú)產(chǎn)階級)。大家認為技術(shù)是崇高而值得尊敬的東西,工程師群落的許多人開(kāi)沃爾沃或薩伯上班,體現的是一種層次而不炫耀。西洋的工程師認為穿大褲衩上班、畫(huà)圖,有點(diǎn)滑稽,至于畫(huà)出的圖紙是否能用,就有些懷疑。
   說(shuō)到工程師的市井化,不知哪個(gè)國家還有,我見(jiàn)過(guò)印度、北非、甚至是南太平洋上島國的工程師,都是整整齊齊的斯文派頭。說(shuō)到印度的工程師,印度的市民階層都認為是要仰視的人群。
    在北京的邊緣地帶,比如海淀西部和昌平交接的村莊里,住著(zhù)大批的知識階層,每天往返奔波于駐地和中關(guān)村的公司?吹剿麄,有一種感傷,這是比我們年輕的一代,應該是中國的真正未來(lái),是下一代的中國工程師,他們擠在擁擠、狹小、有些不整潔的村莊了,每日艱辛地勞作,等待著(zhù)未來(lái)。
   長(cháng)期的艱苦生活是要消磨人的技術(shù)意志的,許多的人因為前期的過(guò)分貧困勢必轉向隨意的生意,并且發(fā)展,當有一些成績(jì)的時(shí)候,一定是生意的成績(jì),而不再是技術(shù)的學(xué)問(wèn)。
   說(shuō)到技術(shù),大家都知道是立國之本,而工程師是技術(shù)的最基本支撐點(diǎn),但世界上沒(méi)有哪個(gè)國家的工程師像我們一樣,完全市井化了,既沒(méi)有什么人群特點(diǎn),也沒(méi)有什么格調,完全的貧民化了。更可怕的是,許多人雖然有一個(gè)迷茫的目標,但沒(méi)有地方去學(xué)習一些精深的東西,想學(xué)可能沒(méi)人教,有人想教也不見(jiàn)得有人真能學(xué)得進(jìn)去。大家每天只是為生活而奔波。
問(wèn)過(guò)幾個(gè)比我年輕的人的想法,他們已經(jīng)放棄了買(mǎi)房,有些人放棄了結婚的想法。那天,我們去南口附近的一家外資公司辦事,有幾個(gè)工程師搭我們的車(chē)進(jìn)城,說(shuō)到未來(lái)的事情,他們問(wèn)我,我不知道說(shuō)什么,我問(wèn)他們,他們也不知未來(lái)在哪里?
    

版權所有   民眾工作室.制作